|
|
51CTO旗下网站
|
|
移动端

除了“新基建”之外,运营商还能为“稳保”做点什么

扎实做好“六稳”“六保”工作是包括运营商在内的各行各业的重点工作。当前“新基建”的热点早已经被各行各业追捧的焦点,并为此积极开始了各种有益操作。在宏观经济形势不够景气的情况下,除了承担“新基建”任务之外,运营商还能为“六稳”“六保”做哪些工作呢?

作者:牛超然来源:C114通信网|2020-06-29 10:19

扎实做好“六稳”“六保”工作是包括运营商在内的各行各业的重点工作。当前“新基建”的热点早已经被各行各业追捧的焦点,并为此积极开始了各种有益操作。在宏观经济形势不够景气的情况下,除了承担“新基建”任务之外,运营商还能为“六稳”“六保”做哪些工作呢?

一、帮助有效缩短合作商资金周转

与运营商相关联的上下游企业,既包括设计、生产、施工、维护等工程建设类行业,也包括宣传、推广、销售等营销行业。这些行业当中很多都是可以吸纳大量人员就业的企业。在宏观经济不够景气的情况下,有份稳定的工作或者有个工作机会,就可以解决一家人的生活问题。

帮助上下游企业成功渡过困难时期,运营商除了加大基础设施投资、加大营销力度,扩大采购规模之外,还应尽量有效缩短上下游企业与之相关联的资金周转。在宏观经济欠佳的情况下,长账期已经成为限制部分中小企业发展的主要瓶颈。最近新闻报道称某知名电器制造商负责人被绑架事件起因就是因为拖欠供应商货款。

运营商拖欠合作商的资金规模有多大呢?有研究机构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移动应付账款达1648亿元,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的应付账款金额也是千亿级别,分别为938亿元和1027亿元,三家合计金额高达3613亿元。虽然很多时间企业之间都是互有拖欠,但是这3613亿元足够养活上百家企业了。

实际上,监管层每年都推动包括运营商在内的国有企事业单位清理悬账。从研究机构统计的数据可以看出,虽然有监管层的多年持续推动悬账清理,但是包括设备商和运营商在内的通信企业的欠账问题还是需要进一步加大清理力度。虽然当前的互有欠款问题还不至于比上世纪90年代的三角债严重,但是当前的宏观经济形势极大地放大了欠款的影响。

二、代理酬金压减速度能否缓一缓

按照监管层2019年的明确要求,运营商要在2022年之前全面取消代理酬金。监管层一年之前的决策原本是阻止或者减弱运营商之间的激励竞争,既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又有效避免各种不合法问题发生。三大运营商在2019年均大幅压减了相应的酬金规模。

今年的情况相较去年已经发生了极大变化。运营商各级代理商合计起来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家。作为运营商的下游服务企业,各级代理商靠运营商的酬金活命。如果经济形势尚好,那么这些代理商的转型还有些支撑,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让其步履维艰,甚至面对倒闭风险。

虽然5G的风口已经很近,但是与之相关联的行业都处于爆发式增长前期,运营商的业务还是聚焦在4G和宽带等传统业务上,运营商压减的营销费用并不能通过以发展新业务的形式支付给代理商,这就意味着压减的费用很难再流转到代理商手中。

从近三年的数据看,三大运营商的营销费用都超过了1300亿元。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就以酬金的形式支付给代理商。如果2020年压减500亿元,那就意味着代理商整体将减少至少300亿元的收入,这将大概率导致几万家代理商倒闭,这其中必然涉及到大量人员的就业稳定问题。

运营商作为联系上下游企业的稳定器,应该从更宏观的角度和更高的站位来考虑企业的生产经营问题。虽然“新基建”本身已经意味着运营商需要扩大投资,为社会提供更多的资金流动,但是除了增量之外,我们认为运营商还要从更多的维度解决好存量的资金问题。

当前资金已经成为包括运营商在内各类市场主体亟需的发展动力。虽然早已经告别过去那种多金的代表形象,但是相对其他民营企业来说,运营商的社会信用能为其融资提供更多的便利。监管层一方面需要督促运营商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另外一方面也应该为运营商的发展提供更多的政策便利。

【编辑推荐】

  1. 对不起,再见!这家运营商关闭250家营业厅,裁员3400人 - 网络·安全技术周刊第445期
  2. 网络即服务(NaaS)需求正在改变企业市场
  3. 私有和公共LoRaWAN网络有什么区别?
  4. 5G和边缘计算将如何改变您的网络
  5. 5G承载网络切片管控技术研究
【责任编辑:华轩 TEL:(010)68476606】

点赞 0
分享: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订阅专栏+更多

订阅51CTO邮刊

点击这里查看样刊

订阅51CTO邮刊

51CTO服务号

51CTO官微